首页 > 原创天地 > 正文

文章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1-05-22


20级汉语言文学专业:陈扬青)儿时的夜,夏时蝉声伴耳,微风清凉,天上星斗璀璨,地上闲聊家常;冬时户户庭燎,家家映照,烛火点燃岁月的长薪。夜色,烟火,家乡……

缺月挂疏桐,临近年关,家里多了香甜的“年味”,那是爷爷正在做的“打粑”糖。按嘉山风俗,“打粑”糖必在年关时做,每到这时家家户户亮着灯,隆冬的夜里,赶在过年之前挑着一担担糖块儿去卖。每在这时,我总守在那根搅动着细软的“打粑糖”的棒子旁边,看着爷爷不断地推、拉、打、磨,一夜灯火通明。第二日,我就乖乖地等着从集市挑着担子姗姗归来的爷爷,闹着看是否有我爱吃的零嘴儿,念了许久的玩意儿。童年时的夜,最喜这平常而又令人怀念的烟火气。

雨入空阶滴夜长,少年时,最爱倚在窗前,听一夜雨声未眠。那时正值懵懂年岁,常感慨青春愁苦,琐事如麻,苦读《红楼》,常幻想“偷来梨蕊三分白”的才女如在眼前。少年的时光总是美好而宁静:一得阁的墨汁,王羲之的字帖,《青花瓷》在留声机里缓缓吟唱,偶听雨打芭蕉,抬眼望去,在每一格石阶上盛开三月黄花,此时雨点滴答落下,流入花房,也流入我的青春梦里。我看着满天的雨,漫长的夜,即使无星也依旧温柔。少年的夜,最喜静谧的时光里,偶得的诗句与灵感。

夜行街巷里,赏人间烟火气。上大学后,得闲回到嘉山,最喜和父亲并肩散步于巷道里。月色微染,宛若眉弯。乳白色的月光随意地倾斜下来,渗入雪中的每一寸缝隙。远处的房屋,屋顶像着了墨似的,近处的房屋,错落有致地排列于两旁,似一幅明暗交错的画。那些翘起的碧瓦飞甍上,还流动着一草一木的微弱呼吸与绻于心中的依稀往事,它将这无边的黑色锦缎挑起,编织成无边的宁静。正如我们在举世繁华的地方,寻觅到最寂静美好的一刻。与父亲漫步于静谧的夜色中,不时唠唠家长里短,有时相对无言,但笼罩在父亲身影里,总感觉岁月静好,凡事都有人替你担负。长大后的夜,最喜于繁忙中偶然感受少时的无忧。

一方山水,承载着多少乡愁。夜色中的家乡,满是烟火与星光,这一方净土,江南水乡,让我怎能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