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png 首页 > 原创天地

雨幕

文章来源: 点击数: 50 更新时间: 2019-12-17

(文学与新闻学院作者:石钰)可能是因为从小在气候干燥些的北方小镇生活,我向来偏爱晴天。

我喜欢在初春看草地上积雪融化到一半时,那晶莹剔透的雪水在阳光下反射出的纯净而闪亮的光芒。我喜欢在盛夏的午后躺在门前大槐树下的躺椅上,摇着蒲扇听着蝉鸣,看草木葳蕤,阳光经过枝叶层层筛选,留下最轻柔的几片零星飘落在地上。我喜欢在深秋的黄昏站在河岸边,遥看满是橘红和黄褐色的山头在紫红色夕阳地晕染下显得妖冶神秘。我喜欢在隆冬的清晨看盖着蓬松白雪的枯枝将斜射而来带着凉意的阳光一缕缕梳理开来。我贪婪的想要在每一天都拥有阳光,可北方的雨总是来的猝不及防,来的不讲道理,霸占了我享受晴天的时间。

北方的雨太过热烈,特别是在夏季,它总是裹挟着翻滚的乌云和震耳的雷声呼啸而来,雨珠争先恐后地狠狠摔向窗户,在玻璃上汇成条条水柱急促地流向地面。行人多还未来得及躲避就被淋透,就算随身备了伞也难逃一劫,狂风和雨珠不将伞面掀翻决不罢休。等你顽强地挺到目的地准备躲雨时,它们却迅速撤走,留一片狼藉来嘲笑你不自量力。哪怕是在自古被认为该飘绵绵细雨的春天和秋天,北方的雨都是急促而有力的。所以我近乎偏执地爱着晴天。可当我来到湘大,在深秋经历了第一场雨,我对晴天的那份偏爱被轻易的改变了。

这场雨来的悄无声息,在清晨拉开窗帘,看到湿润的地面,我才意识到昨夜下了雨。窗外潇潇雨幕里,飘然传来一支钢琴独奏曲诱我侧耳倾听。舒缓的乐曲让窗外的雨更显朦胧缠绵,我心血来潮,产生了游览校园的念头,当即便撑伞走出了门。

 雨丝轻轻滑过伞面,迎面吹来的风像是与友人挥手告别时衣袂划过的痕迹,轻柔且带着几分依恋。经过画眉潭时,不经意的一瞥让我再难迈开脚步。眼前似乎挂起了一帘雨幕,一句“烟雨入江南,山水如墨染,宛若丹青未干”突然跃到嘴边。烟波之上隐隐约约寻见七曲石桥、水榭楼台。依依杨柳平添了几分翠色,更显生机勃勃。我恍惚间好似从深秋回到了初春。湖边小路上有学生抱着书本行色匆匆,有闲人如我一般撑伞伫立,也有情侣相互依偎坐在长凳上轻笑交谈。不同的人和景在烟雨中融成了一副和谐的画。

我撑着伞漫步到图书馆的喷泉前,看喷泉水面被雨丝点起的涟漪一圈一圈慢慢舒展开来,我心中近日的愁思也随着缕缕飘散了。隔着朦朦胧胧的雨幕,图书馆静默地与我对视着,好似有千言万语要对我这个后辈叮嘱,有诉不完的传奇故事,有授不完的人生真谛。我突然深刻的意识到,就在这里,我即将踏上人生又一新的阶段,有了新的未知等待我去探索。

湘大的这场雨让我爱上了这个深秋、这个雨天、这个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