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png 首页 > 原创天地

烈火之下

文章来源: 点击数: 39 更新时间: 2019-12-17

(文学与新闻学院作者:沈彦洲)一切转为火,火又转为一切。

自燧人氏钻取第一缕火种,火便燃烧了千万斯年。

在我的印象中,火是美丽的存在,火拥有人性的光辉。火使我们的心脏加快速率跳动,使血液加快速率奔流。如果没有火,人类一定僵硬而冷漠。

直到读完林贤治的文字,我才恍如隔世地惊觉:人类始终惧怕火。而火,一直是彪悍而神秘的存在。

文明伊始,火便成为人类恐吓与惩治同类的圣物。自第一缕狼烟升起自古堡危堞,火将和平烧成兵燹。毁灭思想是另一种战争。思想是自由的块根,只有火才能阻止它的生长。秦皇将诸子百家付诸一炬,徒留下后人的暗哑与战栗;中世纪教会竖起竦峙的火刑架,于是伴随塞尔维特与布鲁诺一起被活活烧死的是襁褓中的希望。以信仰代替信念,以思想消灭思想,炙手可热却不见烟尘,这才最可怕的火焰。

卡尔代神父在讲说颜色的光学时说:“绘画中的黑色往往是火烧所致,火总是在接受它强烈映象的物体中留下某种腐蚀性和发烫的东西。”所以我们不难看到,人们有时总是在灰烬和烟雾中辨认火。我们念念不忘火的毁灭倾向,唯独忽略它的生机,殊不知这恰恰才是火的美丽所在。

 始皇帝的焚书坑儒,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启示,几千年的死灰,至今还时时吹出火星来:离经叛道的李贽,公然以《焚书》为自己的新思想冠名;维萨里的《人体解剖论》和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也正是在十字架和烈火的阴影下产生的。故烈焰的焚烧与碾压,有时带来的不仅仅是破坏,也可以是更加坚贞的信仰与更加强烈的渴望。亦如德拉克洛瓦笔下的自由女神,当她旋风一般前进的时候,脚踩的不正是遍地的熊熊烈火吗?

林贤治曾这样说:“过去,现在和未来永远是一团永恒的活火。”也许,历史的进化与否在熊熊烈火下成了问题。而时间所揭示的,唯见整个世界,从人到神,到一切物质被无尽分解。火毁灭着,锻炼着,重铸着,而人,亦在烈火之下恐惧着,怀疑着,渴望着……于是,这时便不再是那时,而此火也终非彼火。

 在一次次大火之后,又怎会没有几只涅槃之鸟从覆巢中飞出,振翅九天,高鸣寰宇呢?